美剧

越狱第五季下载 高清+中文字幕

第1集 是生是死

茶包哥(T-Bag)坐了这么多年牢,今天是出狱的日子,除了一些现金、笔记本电脑外,还有一封邮件。这种看着像是政府公函样的邮件怎么会寄到自己手里,茶包哥也是莫名其妙。拆开信封,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却让他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动身赶往芝加哥。林肯目前就住在芝加哥。刚到家门口就看到茶包哥站在门廊前。林肯可不想跟这个长相猥琐,心理变态的家伙打交道。可看到茶包哥带来的邮件,他吃了一惊。信封里只有一张纸,上面打印着一张并不太清楚的黑白照片。虽然看不清照片里的人脸,但从脸型上看,正是已过世七年的弟弟迈克尔。纸的最下端用铅笔写着一行字“借汝之手 尔会知晓后人之荣耀 吾等世界将拨乱反正 永垂不朽”。这段文字不知所云,林肯懒得再理会茶包哥,把他哄走了事。不管这是恶作剧,还是迈克尔的确活着,林肯觉得有必要前往纽约州,找莎拉商量商量。茶包哥气哼哼的从林肯家出来,找了家旅馆准备放松一下。正在网上检索着应召女郎邮件时,日历跳出个对话框,提醒有一个惠特库姆医生的预约,而医生的头衔是义肢研究中心主任。茶包哥的左手一直套着个橡胶假手,现在有研究义肢的医生主动预约见面,对他的吸引力不可谓不大。应邀来到医院,更奇怪的事发生了。惠特库姆医生是义肢研究中的佼佼者,致力开发最新技术帮助肢体残缺人士。有一天,惠特库姆医生的研究所收到一笔匿名捐款。付款使用的名字是“乌提斯”,在希腊语里是“没人”的意思。这笔捐款足够研究所进行项目研发,但捐助有一个条件,第一名义肢接受人必须是茶包哥。此时的林肯已经乘飞机抵达纽约州。经历过太多危险让他养成了观察周围环境的习惯,刚从机场出来他就发现一对男女驾驶着辆红色跑车,跟在车后。开了一段时间之后,红车转弯离去。林肯刚松了口气,车后又有辆黑色皮卡跟了上来。就这样,林肯一路上盯着后视镜,确认没有车辆跟踪后,才开到莎拉家。在这七年里,莎拉已经重组家庭,丈夫雅各布视麦克如己出,安静而又幸福。莎拉看到这张照片,也吃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她的心思都放在经营家庭上,没有其他精力再去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事。这一点林肯也无法责怪她,毕竟迈克尔死于脑瘤,林肯也亲眼见过遗体。或许这只是茶包哥出于报复,想出来的变态恶作剧。林肯拿着那张纸来到迈克尔的墓前。夕阳的余辉下,他想着兄弟之间曾经的情意,心中不由得感到一丝伤感。他看着纸上的照片,想说服自己,照片里的人只是相像而已。突然他发现,在经过这几天的折叠、摩擦后,下方的文字已经变淡,可有几个字母却仍未变色。林肯灵光一闪,马上找块橡皮反复擦拭那段文字,最后剩下的字母拼成了“奥杰吉亚”的字样。奥杰吉亚是所监狱的名称,位于阿拉伯半岛的也门共和国。深夜,林肯拎着风灯、铁锹来到迈克尔的墓前。泥土被一锹锹的铲走,埋在其中的棺材露了出来。林肯颤抖着拉开棺盖,看到里面的情景,吓得连连倒退,跌坐在坟墓边。棺材里只有一套衣服,迈克尔的遗体消失无踪。如果迈克尔确实未死,那一定会留下线索。林肯向莎拉示警。接到电话的莎拉望向屋外,果然看到一辆黑色皮卡停在门前,车上的女人下来,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莎拉马上叫雅各布取出藏在书房里的手枪,她自己则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奔上二楼,将麦克藏在卫生间的浴缸里。在警车到达前,女杀手开车逃离。莎拉冲出卫生间按住雅各布的伤口,大喊着让匆匆赶来的警察呼叫救护车。林肯决定只身去奥杰吉亚监狱,救出被困的迈克尔。林肯在网上搜索弟弟的名字,发现从狐狸河监狱记录到驾照记录都被人为篡改了照片。这说明有人在刻意抹去迈克尔的相关记录,也坚定了林肯前往也门的决心。有去机场前,林肯特意干洗了迈克尔的衣服带在身边。他还遇到想来帮忙的苏克雷,对这番好意,他只能婉拒。虽然布鲁斯不支持林肯去找迈克尔,甚至怀疑是迈克尔自己出于某种原因伪造死亡。布鲁斯已经联系了当地的希巴女士接应。希巴女士是一名拳击教练,刚出大门,就有人上前自称是希巴女士派来的司机,见对方能说出自己的姓名,布鲁斯没有多想就林肯一起上了车。等车开进一处修车厂,林肯和布鲁斯才发现踏进了陷阱。司机远远跑开,几名大汗手里拿着修车工具步步逼近。林肯和布鲁斯也不是好惹的,两人抓起工具台上的榔头,将那几人好好教训了一顿。林肯拾起袭击者掉落的手机,屏幕上正是两人在登机口的样子。当他跟着布鲁斯和希巴走进奥杰吉亚监狱时,希巴和布鲁斯上前台查问,并没有迈克尔这个人。布鲁斯取出那张模糊的照片,前台看守认出确有其人,不过他的名字是“卡尼尔·乌提斯”。监狱门打开,“卡尼尔·乌提斯”在铁栅栏的另一边慢慢走了过来,那正是迈克尔。迈克尔走近林肯,双手撑在铁栅栏上,露出双掌上的眼睛纹身。布鲁斯在一旁用相机拍摄,证明迈克尔仍在世。可让林肯没想到的是,栅栏那头的弟弟对他不理不睬,根本就不承认自己是迈克尔。简短的几句话后,“卡尼尔”返身走回监室,留下林肯痛苦的跪在地上大喊着他的名字。 
第2集 光之酋长  恐怖组织ISIL正逐渐向也门城市中心靠近,意图接管国家并建立一个激进的伊斯兰国。其领导人阿布·拉马尔于五年前被政府俘获,关押在奥杰吉亚监狱。因此ISIL的炮火在监狱周边响起,照亮夜色中的高墙。监狱内空气混浊,由于囚室紧张,不得不几个人挤在一间囚室里。迈克尔睡在床上,牢门外巡查的看守刚过,他就一跃而起,从同室囚友维普手里接过小扳手,手脚麻利的拧开天花板上铁栅的螺丝,钻进了通风管道。林肯和布鲁斯就住在也门的一家旅馆内,他们已将拍摄的视频发给了莎拉。但迈克尔否认自己身份的行为,让他们一时捉摸不透。两人正在讨论着,林肯一眼督见房门与地板的缝隙里有个人影晃动。他一个箭步冲到门前,开门正看到一个小孩趴在门缝下,似乎在偷听。小孩见被发现,跳起来逃了出去。林肯紧追不舍,却还是在混乱的街道上失去了小孩的踪影。刚回到旅馆,就看到布鲁斯手里拿着一只用纸折成的天鹅。纸天鹅被放在门前的踏脚垫上,看来小孩不是偷听,而是来送信。天鹅是迈克尔的标志,打开纸天鹅,里面用铅笔写着“找到光之酋长 我将重获自由”。这段文字分明就是迈克尔的笔迹,这让林肯的信心大增。可“光之酋长”是谁,成了一个难题。要解开这个谜题,只有去找希巴。希巴对“光之酋长”也毫无头绪。她以女生特有的仔细,发现一小块贴在纸上的纸条。掀开纸条,下面露出几排针孔。希巴数了一下,觉得应当是电话号码。拿起电话拨打过去,则转入了一个叫穆罕默德·埃尔·突尼斯的语音信箱。希巴知道穆罕默德是政府的电气工程部主任,三人开车到电气工程部,发现工作人员早已逃离。从留守的保安口中得知,穆罕默德一周前去郊区接女儿,就再没有回来。目前城外的郊区已被ISIL占领,一个女人带着两名美国人前往那里,无异于自寻死路。可到了穆罕默德女儿家,希巴远远看到门口有ISIL的士兵把守。三人爬上围墙,从房顶进入屋内。一把刀从门帘后刺了出来,布鲁斯眼明手快打落刀子。希巴认出袭击者就是要找的穆罕默德,袭击布鲁斯只是误会。外面的搜查人员越来越近,学校与屋子之间还停着一辆ISIL的皮卡车。林肯决定冒险一试,布鲁斯和希巴护送穆罕默德从房顶原路返回到车上,他则绕到皮卡边上打倒车上的司机,救出被关的人。两辆车顺利汇合,但恐怖份子也随后追来。另一辆皮卡上安装着重型机关枪,一枚枚九毫米子弹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希巴在前面带路,林肯开车紧随,尽量摆脱后面的追兵。终于能看到政府军的哨站,希巴一脚踩下了刹车。她知道,如果直冲哨站,会被当做自杀式炸弹,遭到政府军的火力攻击。她停下车,挥动手中的白布。政府军确认没有危险后,开始向紧追而来的第三辆车开枪。就在林肯寻找“光之酋长”的时候,莎拉收到林肯发来的视频。她向国务院求助,没想到接待她的却是凯勒曼。直到现在,莎拉都不能确定凯勒曼是好是坏。不过从凯勒曼的态度来看,他并没有恶意,而且他已结婚生子,没有精力再去搞阴谋诡计。凯勒曼已做过调查,卡尼尔·乌提斯是名涉嫌谋杀中情局高级官员而被通缉的ISIL恐怖份子。让人想不通的是,中情局和联调局发布通缉令上的照片的的确确就是迈克尔。凯勒曼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智商极高的迈克尔自己策划了这些事情,至于目的,尚不明确。莎拉对这种天方夜谭似的说法毫无兴趣,转身就离开了凯勒曼的办公室。凯勒曼并没有介意莎拉的无礼,还向莎拉的邮箱里发送了官方的视频证据。视频里一名男子从供人休憩的林中小屋出来,迈克尔拿着手枪出现在他的背后。随后迈克尔开枪射杀男子,并转移尸体。这让莎拉的心情很复杂,甚至还向丈夫雅各布寻求过意见。雅各布是个头脑敏捷的经济学家,在博弈论上颇有建树。他躺在病床上分析了迈克尔的行为和心理,觉得精于算计的迈克尔已走火入魔,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所以自导自演这出戏,并非不可能。迈克尔在等待林肯消息的同时,也没有坐以待毙,心里盘算着备用方案。同囚室里还有个名叫雅的韩国人,是个技术高超的黑客,不知雅使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在囚室里藏了部手机,每当犯瘾的时候就观看皇后乐队的MV。迈克尔的备用方案需要手机,要得到雅的手机并不容易。迈克尔用热水敷脸,假装高烧,向监狱看守求助。他的身份是与政府军作对的ISIL恐怖份子,自然少不了被看守嘲弄殴打。幸好在殴打完后,看守给了他两颗可以镇痛的仿吗啡药片。这两颗药对雅这样的瘾君子来说,可以用任何东西来换,包括手里那部手机。当天晚上,迈克尔和维普都明白这是事先约定的信号,24小时后就是切断全城电源的时候。但为时已晚,今天是斋月的开始,狱方会将被隔离在监狱深处的阿布·拉马尔以及他那些穷凶极恶的手下放出来,与其他牢房的穆斯林一同祈祷。只要阿布出现,被视为罪人的维普和外国人迈克尔就性命就不保。阿布·拉马尔被手下簇拥着走了出来,慢慢走向迈克尔。阿布却热情的和迈克尔拥抱在一起,如同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打着对方的脊背。阿布在迈克尔耳边低声讯问着逃走的时间,迈克尔的回答则是,就在明晚。 
第3集 无法翻越的高墙  到了晚上十一点,希巴和林肯到约定地点取护照,布鲁斯和穆罕默德前往发电厂切断电源。付了余款后,林肯却发现护照上是一片空白。雷扎突然冲出来一把抓住希巴,其他人一哄而上将林肯打晕在地。等林肯醒来时,听到隔壁希巴的呼救声。他用力撞开紧锁的房门,看到雷扎对希巴欲行不轨,立刻打前将雷扎打倒,搀着希巴离开这是非之地。监狱里此刻还是灯火通明。典狱长发现金表被窃,第一个想的就是迈克尔,但狱卒把迈克尔的囚室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于是他下令对所有囚室进行大搜查,终于在阿布手下的口袋里找到了金表。阿布见状便知不妙,迈克尔在使诈。这时灯光齐灭,监狱一片漆黑。阿布立刻命令手下袭击狱卒,然后向迈克尔的囚室跑去。迈克尔原本受命是救出阿布,但遭到欺骗,所以改变主意。除了维普,还要救出同囚室的雅和希德,以便完成后续计划。可事与愿违,典狱长临时增派了人手,天台上有人看守。希德也没能爬进通风管道,阿布更是引来了典狱长和更多的狱卒。在墙外准备接应的布鲁斯看着迈克尔高举双手从天台屋顶走过,就知道越狱已经失败。禁闭室里,迈克尔听着对面传来阿布发誓报仇的声音,自知已无活下去的希望。他取出雅的手机,用最后一点电量录下想对莎拉说的话。这整件事都是为了莎拉,只要自己死了,莎拉也就会安全。迈克尔流着泪想对莎拉说句“我爱你”,只是不知道莎拉还能不能听到这句话。
第4集 乱中求生  茶包哥没有让莎拉失望,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凯勒曼的公寓里。他当然想知道凯勒曼和迈克尔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可出人意料的是凯勒曼并非“波塞冬”。根据凯勒曼的描述,没人知道波塞冬是什么人,只知道此人不属于任何部门,行事诡异,不按常理出牌。为了达到目的会使用各种手段,包括刺杀、扶持以及越狱等。所以不排除他会帮助恐怖组织头目阿布·拉马尔越狱,以削弱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影响。正说着,两名杀手突然而至,凯勒曼中枪倒地,茶包哥撬开地下室的气窗得以逃生。但茶包哥并没有离开,而是开车偷偷跟在杀手的车后,终于拍到与杀手联络的人,竟然是莎拉的丈夫雅各布。而此时,也门萨那已混成一团,再过一小时ISIL就会全面占领这里。穆罕默德作为政府工程部主任,与法官有点关系。他用自己的宝马车换来一张特赦令,可当他和林肯满怀希望来到监狱时,发现大部分狱卒都逃离了岗位,连典狱长都自顾自逃命去了,特赦令就是废纸一张。要放出囚犯就要打开监狱里的铁门,可钥匙在典狱长手里。林肯让默罕默德带布鲁斯、希巴等人先去机场,他自己一路追踪典狱长,却亲眼看着典狱长被已进城的恐怖份子击毙,一时倒也想不出办法从恐怖份子眼皮底下拿走典狱长腰带上的钥匙。监狱的禁闭室里,迈克尔仍没有放弃。他曾被关在禁闭室四年,在漫长的时间里他从衣服上抽丝编成麻绳,还偷了一把不锈钢调羹用来越狱,只是被关在另一间禁闭室的人拒绝合作,只好把这些工具藏进墙壁里。问题是很不巧,阿布就被关在藏有工具的禁闭室,而且不愿帮助迈克尔。不过阿布没料到,监狱里的囚犯为了能在恐怖份子手中活命,要用他的命做谈判筹码。这下阿布不得不与迈克尔合作,否则在ISIL攻陷监狱之前,他恐怕就落到这些异教徒的手中了。监狱已失去控制,没有了狱卒,囚犯们开始疯狂砸隔离区的铁门,试图进入禁闭区,抓住阿布。阿布在迈克尔的指挥下,手忙脚乱的掰弯调羹,拉断天花板上的水管,再用麻绳将调羹绑在水管上做成撬棍。就是用这个简单的工具,正好可以撬开迈克尔禁闭室铁门上的铰链。迈克尔推开铁门,从看守室拿到钥匙,打开维普、雅和阿布的禁闭室门。在其他囚犯冲进来前,几个人逃进医务室。阿布打电话给手下,安排几辆车到汽修店接应。迈克尔趁这个机会,偷偷从地图上撕下一角塞给了雅。在希德的帮助下,总算摆脱了身后的追兵。当迈克尔等人翻越高墙逃离监狱时,却没听到高墙下林肯的呼喊。林肯通过送信的小孩引开恐怖份子取得了钥匙,可还是来晚一步,眼看着迈克尔翻墙而去。迈克尔并不信任阿布,所以他有意赶走雅,然后领着阿布绕远路前往汽修店。雅利用这段时间,按地图上的位置提前来到汽修店找到桌下的手枪。迈克尔是想挟持阿布,直到安全离开也门。可阿布没有上当,他的手下早就控制了汽修店,雅根本没机会拿到手枪。林肯赶到汽修店时,正看到迈克尔等人被恐怖份子包围,阿布把刀抵在迈克尔的脖子上。林肯跳上一旁恐怖份子的皮卡车,打倒枪手夺下车上的重机枪。双方相持不下,林肯不敢随便开枪,阿布也不敢割断迈克尔的喉咙。维普见状,嘴里嘟囔着慢慢靠近阿布,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反手将刀捅进了阿布自己的胸口。林肯连开数枪,镇住其他恐怖份子,在更多人赶来之前,众人匆忙逃离了汽修店。几人躲进一家被遗弃的咖啡店,林肯和迈克尔兄弟两人才有机会拥抱在一起。可劫后余生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ISIL已占领电视台,他们向杀死领袖阿布的人宣战。不为领袖报仇,誓不罢休。 
第5集 雅各布是不是波塞冬  莎拉刚给丈夫打了个电话,神出鬼没的茶包哥就出现在她的面前。看到茶包哥手机上,丈夫雅各布与两名杀手见面的照片,莎拉心中一阵惶恐,担心还在雅各布父母家的麦克会成为人质。她驱车回到湖边小屋要接走儿子,在门口碰到下班回来的雅各布。面对妻子的怀疑,雅各布解释是找精通电脑的朋友分析了莎拉的手机后,追踪到杀手的电话,才联系了杀手想彻底解决此事。可莎拉现在心慌意乱,再多的解释也听不进去,匆匆带着儿子开车离去。到了好朋友海瑟家,莎拉总算平静了一些。海瑟是莎拉多年的好友,也很熟悉雅各布的为人,不相信雅各布会是政府间谍。在海瑟的帮助下,莎拉找到了雅各布所说的朋友,确认雅各布确实是想帮助莎拉。莎拉疑窦稍减,接通了丈夫的电话。电话里,雅各布没有再作过多的解释,只是请她尽快到警局。莎拉将信将疑的到了警局才发现两名杀手已被警方抓获,到警局就是为了进行指认。直到此时,莎拉终于相信了丈夫,为自己之前的行为自责。而也门国际机场里却是一片混乱,机场外ISIL的军队逼近,所有的登机口都已关闭。布鲁斯和希巴,还有穆罕默德和他的女儿,以及几个孩子都没能登机。布鲁斯环顾四周哭天喊地的人群,想找人帮忙。突然他看到一个穿着飞行员制服的人正向员工通道跑去,布鲁斯急中生智,带着大家跟了上去。这名飞行员的确有办法逃走,却被冲入机库的两名恐怖份子拦住盘问。幸好有希巴和布鲁斯出手相助,才保住了他的性命。作为感谢,飞行员答应带着布鲁斯等人,乘坐停放在机库中的老式双螺旋桨飞机离开。总算找到了逃生之路,可布鲁斯还想再等一会,希望迈克尔和林肯能及时赶来。这个时候,整个也门都落入了ISIL之手,正在全国范围内出重金悬赏杀死领袖阿布·拉马尔的几个西方人的项上人头。重奖之下必有勇夫,何况雷扎吃过林肯的亏,更是要借机报复。而迈克尔和林肯等人也看到电视中ISIL发出的悬赏,只好离开街道,先找个地方躲避想想逃脱的办法。在一个地下室里,兄弟俩第一次爆发了争吵。林肯要知道迈克尔为何装死,不联系家人,害得大家落入困境。原来迈克尔也是迫于无奈,在他与莎拉结婚前几周,一个叫“波塞冬”的中情局探员找到了他。波塞冬是名郁郁不得志的分析员,在中情局内部组建了秘密的“21-真空”组织,按自己的想法行事。迈克尔就是专门负责为他在世界各地帮人越狱,帮助的人里有恐怖组织头目、战犯、政治犯等等。交换的代价就是迈克尔的家人不再受到牵连,可以享受赦免。迈克尔曾不予理会,结果莎拉就因谋杀罪入狱,在监狱中遭受折磨。为此,迈克尔不得不屈从于“波塞冬”,伪造死亡假象,不再与家人联系。听了迈克尔的话,林肯沉默了,也就不再追问下去。这里距离机场不远,可迈克尔相信自己的直觉,认为机场已不安全,应从车站乘火车前往也门北部离境。虽然林肯并不认同,可维普、希德和雅都唯迈克尔马首是瞻,林肯只能同行。在城北车站,几人乔装成搬运工却露出马脚,只好打倒盘查的ISIL士兵逃之夭夭。迈克尔仍坚持乘火车,可当他们开车前往另一个车站时,却没发现雷扎早已跟在他们身后。雷扎带领着恐怖份子围追堵截迈克尔的车辆,迈克尔等人只能弃车逃进路边的医院。医院里人去楼空,迈克尔四处搜索都没有找到出口。听着恐怖份子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不禁对自己的判断能力产生了疑问,心生绝望。这时一向懒散的雅表现出了黑客应有的高智商水平,他将氧气瓶塞进人体骨骼标本里,再披上白大褂,然后周围洒上高浓度的医用酒精。进来搜查的恐怖份子在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楚,见到有人就开枪扫射。子弹击中氧气瓶,引发爆炸。迈克尔等人在恐怖份子的哀号声中逃出医院,却不想遭到黑枪。开枪的人正是雷扎,希德受重伤,临死之前死死抱住雷扎,让迈克尔等人逃走。迈克尔不再坚持自己的想法,和众人向机场奔去。但为时太晚,ISIL的军队正慢慢从跑道的另一头挺进。飞行员不顾布鲁斯的阻止,发动引擎冲出机库,抢在恐怖份子抵达前升空。还在机场铁丝网外的林肯也看到了机场内的险情,打电话给布鲁斯,让他们尽快起飞。坐在后舱的希巴冲进驾驶舱 ,想告诉林肯去找制作假护照的奥玛,但飞机从林肯等人头上掠过,巨大的轰鸣声盖住了电话里的声音,林肯根本就没听清希巴在说什么。迈克尔和林肯要凭自己的本事,逃离这个已陷入战乱的国度。

下载链接:

magnet:?xt=urn:btih:ABD982910A1258230ACB8B582E988DB0F8E29C06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0条评论

添加好友

微信扫描添加好友